淮北龙华学校欢迎您!!! 祝全校师生节日快乐!!     热烈祝贺萧县实验高中2015年高考再创辉煌!!  

师生沙龙
课外活动
校园风景线
师生作品
文苑
资源下载
数字图书
  首页 > 师生沙龙 > 文苑
徽娘印象

  “一点愁心指上弹,梅花羞带病中看,相怜早被湖山隔,空对孤灯带影残。情没绪,思无端,更深犹自倚朱栏,长空独有天边月,为我勾留伴晓寒。”
  当山西的小伙子听着《走西口》的民谣一步一回首时,徽州的女子正吟诵着他们的闺怨诗。都说晋商和徽商是称雄中国明清的两大商帮,可彼此的特征和风格绝不相同。特别是他们身后的女子,值得一说。在我的印象里,舟船相送、殷殷话别的是十七八岁的妹妹,而一辈子扎根故里、把缄默的背影留给世人的是浸染岁月风霜的徽娘。“妹妹”这一称谓让人想到是青青河畔那言笑晏晏的场景,而“徽娘”这个叫法总让我品咂着岁月流淌中一群女子的成熟和衰老。

  信奉“女子无才便是德”的理念,徽州女子嫁入丈夫家后,就成了地地道道的家庭妇女。她们以家为重,以家为众生寄托,丈夫为了生计,也为了理想,新婚未久就要踏上外出之路。这一去山遥路远,这一去日久年深,这一去云遮雾罩,这一去水天茫茫。重逢微渺,欢会难期。何况,有的徽州男子在没有拼出自己的事业前,宁愿客死他乡也不愿归家,何况,有的徽州商人小有成就时就在外续弦再娶,添个二房什么的,乐不思蜀了。《西厢记?长亭送别》里有一段唱词:“你休忧‘文齐福不齐’,我只怕你‘停妻再娶妻’。休要‘一鱼春雁无消息 ’!我这里青鸾有信频须寄,你却休‘金榜无名誓不归’。”连前相国女儿崔莺莺也要对张君瑞这样的才子怀有担心,发出告诫,不难想见,在古时痴心女子负心汉的故事并不鲜见,男子的负心也就成了男尊女卑社会的家常便饭。所以,闺怨成了许多女子心底绕不过的一道坎了。

  是的,在“悔教夫婿觅封侯”和“卧听南宫夜漏长”的句子里,我读到了缠绵悱恻,想到了薄情人冷峻的脸庞,有情人幽恨的眼神、无助的表情和寂寞的心。可是,传统徽娘的姿态又与之不尽相同。她们没有终日以泪洗面,在哭哭啼啼中摇度时光,也没有观赏风月,在百无聊赖中虚度时光,而是挑起俗世生活的重担,扛起养儿育女的责任,揽下照顾公婆的义务。一直埋首于农桑之事,家务之事,偶尔也会在长桥边和古渡头站立片刻,只是为了宽慰一下自己的付出,只是为了让自己有一点盼头和念想。春雨淅淅沥沥地落着,淌在斑斑的石板路基上,淌在远行人走过的条条蜿蜒山路上,也淌在徽娘那潮润润的心底。流光易散,欢颜难再。桃花可以年年无拘无束的盛开,生命真的有着让人憧憬的无限可能,当她摘下一朵桃瓣细细看去时,多想自己也是一朵桃花啊,尽情地在微雨中飞奔舞动,展现青春的娇媚和妍丽。可是,谁也抗不过无情的岁月,它已经悄然爬上徽娘的额头,带走了属于自己的活力。
  她们莫名地流着泪,但很快擦干了泪痕。比之于深锁闺阁的诗中怨女,徽娘们在漫长的守望中多了一份坚忍的品格,一份主动生活的热情。面对不公,她们选择的不是抱怨,而是宽恕和承担,于是,一滴滴泪珠变成了一片片农田,一棵棵果树,变成厨房中的柴米油盐,变成手中的针线和衣衫,老人安顿了,孩子散学归来有热腾腾的饭菜。人们常说要弘扬徽骆驼的吃苦耐劳精神,而我要说,其实徽娘的忍辱负重性格与之有相等的重量。若非徽娘的成全,徽商哪能后顾无忧地在外闯荡开拓呢?

  我一直深切地担心,徽娘在田间地头的常年劳作,在厨房灶头的烟熏火燎,会不会耗损她们的灵性和悟性?会不会让她们衰老得不忍多看一眼?我甚至会想到一个个老妪的形象,想到粗糙的手,黑瘦的脸,浑浊的眼。我知道,没有不老的红颜,谁也无力承受岁月的变迁。可是,谁又能说这不是一种令人震颤的美呢?就像一位诗人写的那样:“当你老了,白发苍苍,睡意朦胧,在炉前打盹,请取下这本诗篇,慢慢吟咏,梦见你当年的双眼,那柔美的光芒和青幽的晕影。”岁月浑茫,风华代谢,从花开、月出、蝉鸣、雁过再到柳衰、荷残、芦败、叶落,自然季节不停流转,它们都熬不过光阴的冲荡,成为徽娘的陪衬了。有一天,当我在徽商故里看到吴薇穿着旗袍代言的徽娘形象时,我发自内心赞叹了一句:每一位徽娘都是天生丽质加上后天濡染的至美之人!

  她所嫁入的家族也并非不知道她的苦处,冷漠视之。韩再芬老师主演的黄梅戏《徽州女人》中,公公婆婆描述徽娘的生活是“闻鸡即起扫庭院,拜过公婆把饭烧,问过小叔把味调”,又常常见到徽娘的孤单和痴呆,怜惜不已,痛心不已,要跟族人商议把媳妇当做女儿嫁出去了。待到她们命终,族人还为她们树起了贞节牌坊,在今天的棠樾牌坊群里,有“节劲三冬”、“脉承一线”、“矢节全孝”等题字。我相信今天的不少人看到它时一定对它所代表的封建流毒嗤之以鼻,把它看成历史罪孽的象征而进行无情的嘲讽,乃至一番口诛笔伐你才肯罢休解恨。只是,我想应该看到两面性:一方面,节烈观狠狠地摧残了徽州女子如花的生命,另一方面,徽州女子以一种隐忍的方式把自己的生命完完全全地融入到徽州的深宅大院里,融入到徽州的文脉记忆中。
  就这样,她们从媳妇成了母亲,从媳妇成了婆婆,就这样,她们就清澈的乳汁喂养了徽州儿女。故此,才有了陶行知的平民教育成就,才有了胡适的文学革命壮举,才有了无数徽州人更坚实的脚步。和那些郁郁寡欢的弱女子相比,徽娘们何其伟岸!今天,我在徽州的天井老屋之间行走,默默感念着徽娘,也感念着天下所有慈善的母亲,她们是温热的泉流,滋养了徽文化这棵大树的成长,她们是守夜人,点亮了河流两岸的万家灯火,让它们灿若星辰。◎ 钟义民

  向上